2021上半年度中國直銷銀行排行榜
全世界各行各業聯合起來,internet一定要實現!

八字江湖:獨善其身,兼愛天下

2017-02-07 eNet&Ciweek/言汐

關鍵是眼光,而不是所見

互聯網在中國發展的時間雖短,但這十幾年,刀光劍影,打打殺殺,其在另一個側面加快了時間流動的速度。

燒錢、營銷、融資、合并、消失,一家公司的興亡從來沒有這么快過。但這并不能阻止一個又一個的新型行業登上歷史舞臺。

2016年,直播井噴發展,將以前的100億市場規模翻了一倍。在天鴿互動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傅政軍看來,直播表面上的熱鬧并非是由這個行業最真實的價值引起的。而作為旗下擁有水晶直播、喵播、歡樂直播、瘋播等多款直播APP的天鴿互動,在2016年也基本完成了由PC端向移動端的轉型。

幾個數字

據天鴿互動2016年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截止2016年9月30日,集團凈營收約2.36億元,較上年同期增長49%。

其中,來自在線互動娛樂的收入2.20億元,同比增長65.5%。

增長主要得益于在移動直播、移動游戲(手游)這兩部分的戰略布局,總收入占了在線互動娛樂收入的一半(54.3%),上年同期為15.1%。

在線用戶共計3.12億人,月活躍用戶2066.7萬人,同比增長16.4%,其中移動端月活用戶數占比由去年同期的20.9%增至45.6%。

季度付費用戶122.3萬人,移動端季度付費用戶占比為63.6%。

一種性格

就直播這一領域,截至第三季度,天鴿互動旗下的平臺擁有主播9.2萬人,直播房間6萬間,月度上麥用戶89萬。

在這樣一個熱鬧的環境里,天鴿旗下的直播產品并沒有像同時期興起的幾款明星直播產品一樣,放大其在消費市場的聲音,甚至無意在一線競爭中爭得一個頭籌。

這與互聯網時代,熱門行業燒錢模式下的商業慣性有些不大一樣。

通過這次近距離的接觸,得以明白,天鴿互動的這些性格,其實都深受這位掌門人的影響。作為中國早期視頻社交鼻祖9158的創始人,傅政軍有自己的商業邏輯。

關于進擊與潛伏,關于等待與取舍。

人物-天鴿 傅政軍A.jpg

天鴿互動創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 傅政軍

傅政軍的江湖:我就是章法

2016年,移動端幾乎確立了自己在互聯網時代的地位。

相對于在PC端已經有成熟商業模式的企業,轉型意味著需要打破安逸的環境,重新排兵布陣。傅政軍有老練企業家身上對形勢快、準、狠的判斷,同時也有自成一派的務實。

他發現相對于PC端,移動端有更廣闊的應用前景,雖然對于直播這種對技術要求比較高的產品,PC的性能、效果更好,但移動端無疑更能滿足人們對于無時無刻、不受地域限制的娛樂需求。

2016年,為了使旗下產品更具多樣性和互補性,天鴿互動相繼推出了水晶直播、喵播等幾款專注于服務移動用戶的APP。

與花椒、映客這些活躍在一線的產品不同的是,喵播繼承了9158主要服務三、四線城市的理念,將被主流產品遺忘或他們并不看重的服務對象,納入自己的核心用戶群。

源于天鴿互動對三四線城市市場狀況和消費需求的了解,而傅政軍對這部分“草根”受眾的了解還要追溯到他在十幾年前的創業項目——“太極鏈”。

太極,那個時候傅政軍20歲

1998年,傅政軍以網絡聯盟項目“太極鏈”獲得天使投資人馮波的100萬美金投資。那是中國互聯網時代的朝圣初期,品牌廣告主的廣告投放仍然以線下為主,在互聯網上投放的內容較少。

“太極鏈”靠用戶的點擊為生,那也是個草根站長靠交換各自站點鏈接獲取流量的時代,那個時候的互聯網遠沒有今天這般大刀闊斧的聲勢,也沒有現在多數互聯網公司聚焦在一二線城市攻城略地的商業視角。那個時候,傅政軍20歲。

2008年,已經續航了5年的9158聯合新浪SHOW成立了天鴿互動,也是主要瞄準服務草根為主,但那個時候“草根”這個詞還沒有在社交中大熱。當意圖從這些決策中尋找一些傅政軍思想情懷的影子時,耿直的他說,自己當初其實并沒有那么高尚的想法。

十年前,即使多對多視頻還很卡時,不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個房間的大家依舊能玩得很開心。如今,在他的意識里,至今仍然保留著某種想法,能像9158當初一樣,做使別人開心起來的生意,何樂而不為。

如今再回憶那段創業經歷,傅政軍覺得當初那樣的技術條件雖然“很可憐”,但卻成為了很多人彌足珍貴的記憶,“十個人待在一個房間里,能夠聽個歌,用文字進行簡單的交流,大家都覺得挺開心?!?/p>

最當初的商業直覺,就是那種看起來感性但實際上也最理性最燦爛的美

回想一下,新浪微博這些年的軌跡,其實不難判斷瞄準草根的商業能否一直成功地行徑下去。

且不說,現在已經有眾多公司在往三四線城市下沉自己的業務,就9158當初能夠捧出草根素人,如今孵化出眾多草根網紅便足以證明,傅政軍這種虛實結合的想法能夠走得更遠。

十幾年過去了,互聯網變成了某種象征,一盤盤新的棋局也在不同的人亦或幾個人的手里下來下去。然而,傅政軍仍維持著當初的商業直覺。

任何行業,誰能夠持續以低成本獲得資源,誰就會成為老大

如今,再用互聯網燒錢的方式在一二線城市燒出一個直播平臺,傅政軍認為太不現實。三四線城市的直播平臺成本要遠遠小于一二線城市,當行業所謂的佼佼者們才開始下沉業務時,天鴿互動已經布局了多年。

另一方面,轉戰移動端后,在PC端積累的經驗在很大程度上發揮了作用。比如,以怎樣的方式來運營旗下的主播,再比如,以怎樣的盈利模式能最大限度地減少從PC到移動的時差反應。

天鴿互動移動端的直播業務,延續了在PC已經探索成熟的家族制。

旗下3千多家族長管理9萬多主播,一個家族300-500人左右,一半來自線上,一半來自線下招聘,家族擁有自成一體的管理制度。包含大區長、室主、家族、道具經銷商、主播等多個環節。

細化的分工使天鴿互動能夠持續以低成本獲得主播資源,同時以高效率在草根主播身上獲取利潤。雖然天鴿互動不自己做網紅培養,更多的是提供一個平臺,但其集納了各方最擅長的優勢,比如,平臺合作的幾百家經紀公司來負責網紅的發掘和培育。

人物-社交直播.jpg

逆向思維,是一切大成功者而不是小成功者的共性

燒錢的2016年,很多直播企業不間斷的融資,似乎把多半精力放在了爭花魁的結果上。傅政軍對直播的結果看的比較透徹,他認為用銀礦來形容這個聚光燈下的產業更為恰當。

所謂頭部的互聯網公司已經將最有價值的領域布局的差不多了,他認為剩余的企業要想有活力的生存,要學會另辟蹊徑。很多企業并非沒有看到退一步的天空,只是貪心行業百分之八十的市場份額,覺得那才是最有價值的。

事實上,二八原則解釋互聯網時代的多數行業依舊適用,百分之八十的企業用百分之八十的精力攻占了百分之二十的市場,殊不知,從丟掉了的那百分之八十的用戶中可能更容易找到出路。

不貪心就會更自由,自由了就會知道自己要什么了

都說商場如戰場,稍不留神,老將們隨時都有可能被新的進擊者拉下馬。所以,商場上的老將們時刻都保持著不停歇的步伐,尤其是互聯網行業。但這世界有很多東西是講究緣分和道理,你使勁抓,未必就能抓得多,比如用戶這回事。

比起成為熱鬧終結者,傅政軍更像一個冷靜的旁觀者,因為他早已思考以及在一定程度上想明白了這份熱鬧的前因后果。

天鴿互動旗下有多款直播APP,每一款都不是大眾眼中的明星產品,或者換句話說,傅政軍并不期望集團旗下的直播APP能夠像明星直播產品一樣,單純靠花錢砸出幾億用戶。

在他心里,付出和回報總是無形中保持著某種步調。他認為,直播給每家平臺的回報遠遠低于平臺為其鍍金的成本。為什么直播在將來不會像游戲一樣形成一個足以撐起一家頭部企業多半利潤的產業,傅政軍有自己的看法。

很多時候名氣并不等于用戶

傅政軍舉例稱:如果有一個五十倍的產品,值得投入更多一點。但本來只有十倍、二十倍的業務,投入那么大有什么意義呢?

市場上的好多公司好不容易融了資,賺了點錢,全部都用于去打響名氣了。但很多時候名氣并不等于用戶。

“天鴿互動旗下如果就一個喵播而言,我們可能沒有花椒這些產品的用戶量多,但公司旗下的5個APP產品加起來,其實早就超過了那些明星產品的用戶量?!备嫡娬J為,直播和游戲有很多相像的地方。

但游戲行業,用戶的付費習慣已經形成,而直播目前的付費情況并不樂觀,現階段盈利模式依然靠打賞。單純的布局一個產品去燒一個回報和投入不成正比的前景,未來可想而知。

資本的瘋狂不理性,帶偏了行業應該呈現出的本來面貌。

誰是促進大家快樂的中心,誰就會是未來世界的中心

商業始終要回到理性的角度,移動端的直播付費仍舊不穩定。天鴿互動旗下的所有平臺,每個用戶平均付費額為178元,而手機端只有50元左右,PC端超過200元。顯然,未來,直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將目前的直播大戰比喻成過去的百團大戰、電商大戰,傅政軍否定了這樣的邏輯,他覺得就社交來說,微信和陌陌就是兩回事。微信、淘寶,與現在的直播平臺也完全不同。

“為什么在我們這個領域沒有一家壟斷呢?YY是20%的市場份額,我們也有10%的市場份額。大家拼死拼活在爭,但并沒有太大的差距,都在這里挖銀礦。同時,微信跟淘寶是沒辦法比的,因為它具有壟斷性,而我們這個行業,或者游戲行業,是壟斷不了的?!?/p>

移動互相網剛出來剛火的時候,就有人說其造成了碎片化、無中心化,人人可以為政,司司可以為政,但也有人看到,誰是促進大家快樂的中心,誰就會是世界的中心。

隱匿在光芒之后的萬丈山外青山

2017年,除了已經形成的多樣化直播平臺,天鴿互動在互聯網金融和游戲(手游)領域均在發力。同時,也在擴展著自己的業務邊界。據悉,喵播的海外版已在泰國市場試航,并有意推向更多國家,同時游戲也將在東南亞地區進行進一步的推廣。

縱觀這位不到20歲就開始在互聯網領域摸索、進擊的年輕企業家,有幾個關鍵詞可以提供給創業者,尤其是還想繼續來直播領域分一杯羹的初生牛犢。

比如,務實,互聯網在中國發展的這20年,無數公司死在了黎明前的黑暗;比如,懂得取舍,傅政軍用了6年時間將天鴿互動帶入了上市公司的行列,并不是因為他的生態有多大,恰恰是因為他明白,自己的江湖在哪里,自己的江湖更適合什么樣的觀眾;再比如,保持年輕,尤其是在這個瞬息萬變的互聯網。

傅政軍這樣描述自己的企業:我們最早服務于80后,后來是90后,未來會是00后。面對我們的用戶,企業家更需要厚臉皮,側耳傾聽他們對直播產品的各種吐槽,然后根據反饋開發更受年輕人喜歡的產品。

他還說:“我的產品做出來,都會先讓我女兒玩一玩?!被蛟S,這就是這位不到20歲就開始創業的互聯網老兵,保持年輕心態和進步思維的方式。

記得華為創始人任正非在達沃斯接受歐洲媒體采訪時,說的最多的是一首歌《讓我們蕩起雙槳》,北海的綠樹紅墻。

獨善其身,兼愛天下

山外青山,相信將有更多的入局者愿意褪去光環,踏實地站在腳下的土地,從眼前真實可見的路開始耕耘。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

透過實時社交視頻互動將樂觀及快樂帶給大眾,是大家的終極責任。

相關頻道: eNews 訪談

您對本文或本站有任何意見,請在下方提交,謝謝!

投稿信箱:tougao@enet16.com
亚洲最大全是精品